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(忘羡求学篇)钓鱼

2022-10-10 14:52:36 248

摘要:自从来到云深不知处求学,魏无羡后悔得就差没撞墙了,若是世上有卖后悔药的,估计他会第一个先抢着吃了。他没少向江澄和师姐吐槽,天哪,这哪里是来求学啊,分明是来讨罪受,早知道是这样,打死他他都不会来。这云深不知处的规矩实在是太多了,多到他背也背不...


自从来到云深不知处求学,魏无羡后悔得就差没撞墙了,若是世上有卖后悔药的,估计他会第一个先抢着吃了。

他没少向江澄和师姐吐槽,天哪,这哪里是来求学啊,分明是来讨罪受,早知道是这样,打死他他都不会来。

这云深不知处的规矩实在是太多了,多到他背也背不完,不知什么时候一不小心就犯了错。更可恨的是那蓝二公子,仿佛和他前世有仇一般,两只眼睛天天盯着他转,但凡他有个风吹草动,必定就会被拎着领子拖到藏书阁,一顿罚抄家规伺候。

就这样折腾勉强过了些日子,魏无羡实在是有些受不了啦。别的他都还能忍,但有一样,却实在是不能忍受。

这蓝家的伙食实在是太差了,差到了让人生无可恋的地步。来这儿快两个月了,魏无羡连一点肉腥儿都没吃过。每日里餐桌上都是绿油油的一片,吃得魏无羡都觉得自己头上快长草了。

这样的苦魏无羡何曾受过,要知道在云梦,他和江澄天天晚上都会混出去喝酒,师姐也会给他俩另起小灶做一些好吃的,没想到现在竟惨到了连吃顿肉都成了奢望。

这还不如让他一头撞死算了。

魏无羡觉得自己这个难过啊,早上起来照镜子的时候看着自己的脸都觉得是绿色的,走起路来都有些摇摇晃晃。

在这样下去,他都怀疑自己会不会熬不到毕业就挂了,这也太惨了吧!

而且,更过分的是,最近云深不知处的伙食真是越来越差了,差到他宁可饿肚子都不想再吃了。

中午去食堂吃饭时,魏无羡和聂怀桑又开始坐在一起吐槽。

“魏兄,最近这食堂的饭菜真是越来越难吃了。”

聂怀桑愁眉苦脸地用筷子扒拉着饭碗,一碟青菜,一碗苦药汤,吃到嘴里又咸又涩,没有一丁点儿滋味。

魏无羡也皱着个眉头,勉强把白米饭和青菜硬吞了两口,一脸痛苦的表情。

“唉,这哪里是来求学,分明是来当和尚的。”

魏无羡小声地嘀咕着。

“魏无羡,你小声点。”

江澄用胳膊撞了他一下,冲他使了个眼色。这些日子魏无羡当着江澄的面没少抱怨,江澄心里正烦着呢。这个魏无羡,哪里有一点大师兄的样子,一天天老是闯祸不说,又偏偏招惹那蓝二公子,在蓝老先生的课上老是捣乱,简直是给他云梦丢脸。

这才消停几天,又抱怨吃得不好,蓝湛就坐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吃饭,这要是万一哪句话不对让蓝二公子听见了,没准又把他惹毛了,肯定又免不了挨罚,这人怎么就没一点记性。

“魏无羡,你就将就吃吧,哪那么多废话。”

江澄瞪了魏无羡一眼,狠狠地小声说了一句,拨了口饭咽了下去。

“切,怕他!”

魏无羡挑了挑眉毛,斜眯着眼睛看着蓝湛。

前面的蓝二公子背对着他,似乎什么也没听见,只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吃饭,这蓝家可怕的规矩啊,就连吃个饭也坐得那般端端正正,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。

魏无羡皱了皱眉头,手托着下巴眯着眼睛仔细打量,虽然他自诩风流常年流恋于花丛之中,但和这蓝二公子比起来,确实是有些自愧不如。看着这人身上那股清冷矜贵的模样,他就莫名的心痒痒,想上去撩拨。

此刻的蓝湛一袭白衣,乌发垂肩,浅淡的眸子在阳光的浸染下,竟难得的有几分温柔,俊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睛。天啊,吃个饭也能这么好看,也真是没谁了。

魏无羡竖起了手指赞叹:“厉害,这么难吃的东西也能咽得下去。”

他冲着旁边的聂怀桑使了个眼色,聂怀桑往前凑了凑。

魏无羡小声地说:“聂兄,我昨日找了个好去处,晚上放学一块去,怎样?”

“啊,真的?在哪?。”

聂怀桑凑了过来,两个人交头结耳,小声地说着。

“嘿嘿,昨天我偷偷去了后山,你猜我看到了什么。”

魏无羡一双眼睛兴奋地冒着亮光,那里面有许多小星星。

“魏兄,你看见啥了?”

聂怀桑好奇地问。

“鱼,后山的小河里很多鱼,而且还很肥呢。”

魏无羡得意洋洋,声音也高了两分。

“真的,魏兄。”

聂怀桑睁大了眼睛,他也乐坏了,两个人不谋而合,想到了一处。

聂怀桑:“魏兄,晚上去后山钓鱼。”

魏无羡:“好。”

聂怀桑:“说定了,去后山。”

魏无羡:“嘿嘿,不见不散,等你。”

晚上,魏无羡去了后山,可是等了半天也没等到聂怀桑来。魏无羡心里犯疑:“这?难不成聂怀桑忘了。不会吧?两个人说得好好的啊”。

魏无羡又等了一会,天色都要暗下来了,再等下去,怕是一条鱼也捞不到了。算了,不等他了,魏无羡脱了上衣鞋子,挽起了裤脚走到河里,蓝家的规矩很多,这河里的鱼大概从来没人捞过,看到了人都不知道躲,不一会功夫,魏无羡就摸了好几条大鱼。

天色已然要黑了,魏无羡架起了火把鱼烤熟了,也没有等到聂怀桑来。他自己美美地吃了两条,给江澄和聂怀桑一人留了两条,赶紧回了寝室,奇怪的是,聂怀桑竟然不在寝室。

这可奇怪了,这人是去哪了?魏无羡折腾了半天也累了,蒙上被子倒头就睡。

第二天早上,兰室。

魏无羡早早地来到教室,不一会儿就看到聂怀桑摇摇晃晃地走过来。

“哎,聂兄。”

魏无羡摆手叫他过来,一走近吓了魏无羡一跳。

聂怀桑脸色苍白,一双眼眼窝深陷,两个大大的黑眼圈,好像是得了病一般。

魏无羡:“聂兄,你这是怎么了?昨晚你到底去哪儿了?”

“别提了,魏兄!”

聂怀桑苦着脸,耷拉着脑袋:“昨晚不是约好了和你钓鱼吗?”

魏无羡:“是啊,你为什么没来呀?我等了你半天呢。”

魏无羡也奇怪。

聂怀桑:“我去了,魏兄。”

魏无羡:“怪了,我等了你半天,怎么没看见你?”

聂怀桑:“别提了,魏兄。我刚走到后山,就被蓝二公子看见了,他说我触犯蓝氏家规,私闯后山禁地,提着领子就把我拎到了静室。抄了一晚上家规,他就在旁边看着我,可怜我半宿都未必闭眼,唔唔唔。”

魏无羡:“啊!”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
相关推荐
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